线上购彩:王健林又撤了,中国足球还能留住投资人吗?

                                    外援中国-王健林又撤了,中国足球还能留住投资人吗?

                                    阿里北京总部动工

                                    中国足球从94年职业化至今,已经进入到第27个年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有过进步与欣喜,也有过无奈与苦涩。“职业化”三个字,看似简单却又如此沉重。当万达宣布退出大连一方,我们不禁要思考:是什么让中国足球的投资人无法真正扎根绿茵乐土?

                                    一 中超投资人大环境得不到保护:足协朝令夕改是根本问题1.中甲冲超出现“孔融让梨”:中超玩不起成中下游投资人普遍心声在2019赛季中甲最后一轮比赛前,冲超形势可谓相当焦灼。除了青岛黄海提前成为赢家之外,贵州恒丰、长春亚泰以及石家庄永昌都具备冲超的可能性。通过赛前的形势分析,在可能出现的27种情况里,赛前积分最高达到54分的贵州有超过半数的(14种)可能冲超,同分情况下青训积分占优的长春亚泰,同样有着将近三成(8种)晋级希望。相比之下,石家庄永昌的机会,不足两成(5种)。

                                    中甲最后一轮前的冲超形势:石家庄永昌成功的前提是2个竞争对手都不能赢球让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贵州恒丰在掌控主动的情况下爆冷输球,长春亚泰更是1-4惨败于黑龙江,形势最差的石家庄永昌后来居上、逆袭成功。当永昌球迷欣喜若狂之时,却有更多人陷入了沉思。这样的结局引起了国内足坛媒体人的热议,普遍的观点就是中超过高的运营成本让中甲球队的投资方望而却步。毕竟在中甲让球迷们享受频繁的胜利,比去中超花大钱“苟延残喘”要更有利于俱乐部的形象和球市。足球媒体人徐江甚至直白地表示:“中超保级球队比着不赢球,中甲冲超球队比着输球,我知道长春、贵州球迷都很失望,但是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你们不觉得这个联赛出问题了吗?中超的运营成本太高,一般企业真的玩不起了,今年多支俱乐部存在严重欠薪行为!”2. 足协的限薪令却只抓工资不管奖金:调整外援人数暴露朝令夕改的问题对于中超投资人而言,最可怕的或许还不是“烧钱”这件事本身。中国足协朝令夕改,缺乏对于投资人的尊重和保护,在一定程度上更为让人担忧。根据中国足协刚刚公布的2020赛季外援政策,新一年里中超将会执行外援“上4、报5,注6、累计7”,这也意味着中超每队在冬季和夏季2个转会窗最多累计注册7名外援,同时最高注册6名,每场比赛报5名,上场4名外援。记性好的球迷应该记得,在2017赛季,中超为了与亚冠接轨,外援政策从由“4+1”调整为“3+1”。不过随后的2018赛季,中国足协直接取消了亚外政策,改成每场最多3外援出场,并且与U23球员挂钩。在这个过程中,大量的俱乐部先是与欧美外援解约,随后大肆引进韩国外援,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韩国主力国脚。1年之后,因为亚外的取消,又导致大量韩国球员“退潮”,再度带走一笔不菲的解约金。眼下外援人数再度放宽,投资人在引援的时候,应该如何签署合同呢?万一来年外援人数再度“官方调整”,投资人“烧走”的转会费和外援工资,又有谁来保障?!2017年中超23轮之后,16队奖金总额累积达到51480万元,已超过5个亿让投资人感到欣慰的是,中国足球的“限薪令”在这个冬天如期而至:国内球员新签合同税前不含奖金顶薪不超过1000万人民币,入选国家队的球员上浮20%。但是让人有些哭笑不得的是,限薪令同时又明确表示1000万税前仅仅限定于工资,并不包括奖金。接下去的续约谈判中,各大投资人将会与球员就“出场奖金”、“进球奖金”、“赛季KPI”等细节来回拉锯。不得不说,中国社会特有的“人情味”,以及“只打苍蝇不打老虎”的传统美德,即便是在中国足协的新政中,也能展现得淋漓尽致。二、投资人权益无保障:万达“逃出”中超的一个原因之一1. 大连一方历史纠纷沉积严重:陈年旧账结不清万达本次从大连一方撤资,不仅仅有着外部大环境的原因,其本身的内外部风波不断,也使得“风口浪尖”上的万达需要韬光养晦。故事的源头,或许要从昔日里的大连阿尔滨说起。由于当初经营不善,大连阿尔滨签下了诸多债务和不少经济纠纷,一方在收购大连阿尔滨之后就因此承担了所有的债务。时间来到2018年初,大连一方足球俱乐部股东决定不再出资,由大连市足协托管一方足球俱乐部,双方并签订了托管协议。就是在大连足球命悬一线之际,万达集团在大连市领导承诺2018年内协调解决一方足球俱乐部被司法冻结的账户、股权转让以及一方前任股东历史遗留的巨额债务问题后,先行支付一方足球俱乐部当年所需资金,帮助球队立足中超。“入坑”2年时光,万达集团实打实地资金投入让大连一方在中超引发了更高的关注、打出了一定的战绩。从引进卡拉斯科、盖坦、哈姆西克这样的五大联赛知名球星;投资20亿在大连建设了足球青训中心;到足协杯杀入4强,大连的足球城氛围在过去2年有了实实在在的提升。令人失望的是,当初被承诺的权利在2年之后的当下依旧没有兑现。万达至今没有获得一方足球俱乐部股权,俱乐部历史遗留的债务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甚至连俱乐部账户都无法使用。2.儿子王思聪欠下20亿债务:王健林旨在降低负债对于万达、对于王健林,头疼的或许还不只是大连一方俱乐部的归属权和债务纠纷。“后院起火”用来形容2019年岁末的王家,可谓相当合适。11月22日,北京二中院新闻办负责人高志海就王思聪被限制消费做出回应万科的王石曾经一次在随意间吐槽了一把“二世主”:“20岁左右拥有很多财富是有问题的,网上非常有财富的这种二世祖显得很活跃的,你看看这个结果。”事情的缘由,来自于王健林之子王思聪所创办的普思资本,在2019年的岁末承担了熊猫互娱近20亿元巨额投资损失。“对赌失败”的王思聪,不得不接受“创业”失败的残酷现实。这距离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对王思聪发布的三条限制消费令撤销,不过才刚刚过去2天。靠着妈妈出手还清第一笔1.5亿欠款的王思聪,接下去还会有更多头疼的麻烦。不仅仅是儿子投资失败,就算是王健林自己的万达集团,也面临着“控制负债”的难题。在加速清偿全部海外有息负债、走轻资产之路的集团基调下,收缩战线的王健林,选择放弃大连一方也是合情合理的结果。三.退出不等于再见:万达将会依旧扎根大连足球不过万达就真的要离开足球吗?根据万达自己的说法,他们在大连建设了世界一流的足球基础设施,中国一流的青少年足球队伍,也有长期支持大连校园足球的承诺,因此万达不会退出大连足球,将寻求自己重建职业俱乐部,继续支持大连足球。众所周知,2019年4月,大连万达集团宣布在大连建设足球青训基地。这座按照国际一流标准打造,项目占地22公顷,总建筑面积9万平方米,总投资20亿元的青训基地,规划建设23块训练比赛场地,其中12块标准球场,6块灯光球场、2块草坪加热球场、2块室内球场以及1块5000座比赛球场。另外一方面,根据大连市政府与万达集团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万达每一年将会出资5000万元支持大连各区市10所小学建设校园足球基地校,为每个基地校建设6支不同年龄段的足球队,每个基地校聘请8至10名高水平中外青训教练,每年组织10所基地校开展主客场制的少年足球联赛,并支持10所基地校开展国际少年足球交流。结合万达在西班牙的青训计划,转型耕耘中国足球的未来,同样也可以是一件功在千秋的大事。对于投资足球,就像万达老板王健林所说的,并不是一门生意,甚至更不是万达的刚需诉求。这其中有一种情怀,有着对于中国足球未来发展的期许。此次的退出,意味着将来更华丽地回归。学习老帅徐根宝的东亚模式,或许会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从中乙中甲到中超,就是老帅徐根宝昔日里崇明岛基地走出的上海东亚班底作为基础,最终在上海上港时代开花结果。“不忘初心”的东亚一代,武磊、颜骏凌、蔡慧康、王燊超、吕文君,他们从当年的娃娃兵,成长为中国足球的一代脊梁。国足征战世预赛的阵容中,有将近三分之一的球员来自于徐根宝的崇明岛基地。唯有青训的生生不息,中国足球才有更好的明天。从2018赛季中超16支球队的一线队球员名单中,我们可以统计出来自于辽宁省的球员多达95人,其中有大约90%来自于大连。要知道排名第二的山东,不过才只有49人,这还得益于鲁能足校的贡献。大连作为足球城,有这样的底蕴和人才基础,只要能够耐心耕耘,大连足球一样可以在数年之后迎来新的爆发。昔日里张引的辽足“小虎队”惊艳了中国足坛,未来的日子里我们能够见证新的大连传奇吗?

                                    今日关键词:海航迟发缓发工资